白酒将进入“大改革时代”

 深处酒业调整期,贵州茅台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这个行业敏感的神经。
  5月18日,贵州茅台2013年度股东大会在贵阳召开。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在会上表示,茅台要兼顾做好大众百姓酒,渠道要下放到县级市场,目前正在做这方面工作。会议现场,公司管理层也表达了对行业低谷的谨慎看待,并就公司积极推动销售精耕市场、国企改革势在必行等方面与投资者进行了交流。
  实际上,自今年以来,茅台集团爆出改革动向以来,其未来的体制机制改革就成了投资者和行业内关注的焦点,更何况,此时国家正在推进自上而下的国企改革,作为贵州省著名国企,茅台集团的改革也是刻不容缓的。
  而由茅台集团改革作为引子,引起的整个行业内企业新一轮的机制改革,或将成为这一次行业调整期内的一大亮点。
  
破局者茅台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称,2014年是中国第四个改革周期的开始之年,所以从改革角度来讲是非常非常重要。“巨大的变化将在2014年发生。”
  国务院近日批转了发改委 《关于2014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的意见》,5月20日,中国政府网公布了意见全文。在当前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今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势必会掀起巨大的变革。
  3月17日,贵州省国资委监管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三年行动计划启动暨推介会在贵阳举行,在这次的会议现场上,茅台也宣布了集团改革目标:公司将建设为产融结合的多元化控股集团,目标到2017年整体销售收入达千亿元级。在集团层面,将推进茅台酒板块等七大业务板块,分别是茅台酒、其他酒类、营销商贸、金融、文化旅游、创业投资等七大业务板块。除此之外,贵州茅台还将进行内部拆分,将现有系列酒整体剥离至新公司,新公司保持相对控股,实现系列酒供、产、销完全独立。2014年将完成新公司拆分工作,2015年开始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未来新公司将择机并购其他酒类企业或借壳上市。
  4月5日,袁仁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集团公司的改革方案已经获得上级相关部门批准,正在逐项落实中,袁仁国还表示,茅台的改革是以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产权制度和发展混合所有制为重点。
  作为集团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同时也是茅台集团党委书记的陈敏表示,“改革是个永恒的动力和话题,也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然。”
  据悉,茅台集团改革方向是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和现代法人制度。陈敏表示,从近期来看,改革的目的是调整产品结构,在中期一段时间,主要是产业结构调整,长远看,是产权结构调整。
  对于茅台的改革动向,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胡春霞认为,贵州茅台集团的改革思路逐步清晰,但改革时点、具体细则尚待跟踪。
  《华夏酒报》记者注意到,到2016年底,茅台将在集团层面,通过产权制度改革,完成内部资源的整合和产业模块的调整,初步形成产融结合的集团架构,逐步建立以战略为主,财务型、操作型为辅的管控模式。

连锁反应
  显然,只是局部或者表面形式的“调整”,已经不能让整个行业触底反弹,唯一的动力来源,就是“改革”。
  如果说茅台集团始于2014年的改革是贵州省国企改革的一个典型,在为全省的改革寻找经验,那么,其对于整个酒行业而言,则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由其引发的白酒行业市场化改革,会使得更多的酒类企业迈向一个管理更加规范、产权更加明晰、模式更加成熟的新时代。
    毕竟,当下我们的行业,面临的现状并不乐观。
  在今年,中国酒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白酒领袖峰会”上,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就坦言,“目前,我们所处的社会和市场环境非常严峻,毫不夸张地讲,中国白酒正处于一个极其关键的调整节点上。我们倡导的和谐发展理念,并没有在整个白酒行业中得到充分的贯彻体现,企业经营压力加剧,行业整体形象衰退,公众对白酒的感情认可出现危机。”
  应该说,在2014年之前,我们对白酒行业更多的看法是需要“深度调整”。但显然,这是深处其中的企业对自身所处境遇的一种乐观估计。伴随着国家层面表现出来的对经济现状的全面深化改革路径之后,“调整”已不足以实现持续发展。
  也正是基于此,王延才也表示,今后酒行业的发展,“必然要聚焦于改革,如果说调整是为了解决白酒行业眼下所面临的问题,那么改革则是着眼深层次存在的问题,启动新的增长引擎。”
  就在茅台忙碌改革的空档,五粮液显然也没闲着。
  中信建投证券机构首席食品饮料分析师黄付生向《华夏酒报》记者介绍说,五粮液在一直积极研讨改革事宜,短期内正在进行的是中层和普通员工的薪酬改革。中层薪酬改革大方向是绩效与薪酬挂钩,改革之后销售人员、营销中心主任工资最多可高过管理层,将有效激发普通员工积极性。公司打算在订制酒公司引进民资,营销中心或销售中心短期内不会涉及。在产品战略上,公司也逐步收缩,聚焦至六大核心产品,并计划在2017 年把五粮液集团打造成千亿规模,其中股份公司和集团各一半(此前的规划是五粮液股份公司600亿元,五粮液集团400亿元)。
  “行业龙头企业开展深度国企改革的示范效应下,白酒行业市场化改革预期增强,板块估值有望提升。”宏源证券研究所食品饮料研究员陈嵩昆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轮贵州国企改革的力度与深度超出市场预期,而茅台作为行业龙头与老牌国企,其示范效应不言而喻。其预计未来整个白酒行业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会加速,引入战投、股权激励与业务分拆等是主要方向。“白酒行业基本面修复的过程现在已经较为确定,未来国企改革预期的加强与落地将会继续推升板块估值。”
  有行业观察人士认为,在茅台改革的示范作用加上目前行业的多重压力,不少白酒国企会加紧改制步伐,其中颇受关注的是老白干酒、沱牌舍得、古井贡酒等区域酒企。
  招商证券研究机构认为,老白干酒的核心问题仍然是管理层激励制度的缺失,改制时机日趋成熟。
  银河证券首席分析师董俊峰认为,对沱牌这种省内市场竞争激烈、基地市场不够稳固且品牌推广进程受阻的企业来说,调整之路更是困难重重,改革在所难免。在行业龙头的带动下,引入战投、股权激励以及业务分拆整合等将成为行业内企业改革的主流,沱牌作为已公告控股股东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拟改革标的之一,其国企改革进程仍值得期待。
   
重构利益
  面对酒业增长的暂时乏力和驱动力的丧失,面对企业由过去的“快速增长”转变为当前的“低速增长”、“艰难增长”甚至是“不增长”和业绩滑坡的现实和现状,知名酒水营销专家杨永华提出了一个“重构”的理念,并在《华夏酒报》上撰文论述了对“对白酒产业和企业重构期的思想”。
  在他看来,重构的本质就是应变,就文章来源华夏酒报是根据变化对目标的再确定,根据目标对资源的再配置。从而实现“重构式增长”,进而实现逆势增长。
  在《华夏酒报》记者看来,所谓的“重构”就在于企业能否具备打破旧有模式的勇气,能否有改革的信心和魄力,因为,这预示着,企业不得不放弃一些既得利益,不得不冲破那些曾经束缚企业发展的瓶颈和藩篱。
  以老白干的改制路径来看,其面临的困境除了企业管理问题之外还有当地政府部门的干预——而这显然不是个例,过多的政府行政干预对国企造成的制度和体制障碍并由此引发的市场滞后问题该到全面解决的时候了。
  招商证券机构就指出,其改制难关在于政府,第一关是政府是否愿意,这在行业发展好的时候难度更大;二是衡水当地政府领导任期普遍较短,导致老白干的改制计划也数度耽搁,而当前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正是改制的窗口期,公司应积极寻求再次改制的机会,实现多方激励。
  招商证券机构分析师董广阳认为,作为衡水市唯一的大型国有企业,老白干集团改制的阻力在衡水市国资委。目前行业处于深度调整期,不同公司业绩分化明显,借鉴之前从老白干集团剥离并改制的养元“六个核桃”发展历程(养元集团2005年从老白干集团剥离,2012年销售收入已超过30亿元),若老白干管理层激励工作有实质性推进,公司业绩有望实现跨越式发展。
  此外,处于改革中的企业除了在内部管理、体制建设和股权改制之外,还要能够完成对原有销售体系和渠道网络等方面的“重构”。毕竟,这次的行业调整是深层次的,仅有“面”的变化缺乏“点”的创新,企业还是不能获得持续性增长的动力。
  “新一轮国企改革,从表面上看是政府要求,深层次上其实是新技术浪潮冲击下的求生(比如酒业O2O模式的冲击)。我认为,国企要着手改造自身的商业模式,才能对抗未来的新技术冲击。”和君集团董事长王明夫认为,国企所在的各行各业或迟或早都要经历新技术冲击,改革也将全面深入进行。
  “可能我们之前的调整措施就是推出一些中低价位的新产品,在广告宣传、营销策略上做一些被动的调整。而接下来白酒行业要面对的,则是重新构建厂商利益链条、转变行业增长方式、公开透明地面对消费者等一系列重大挑战,必然会触及到一些企业、一些人员的既得利益,必然伴随着阻力和曲折。”王延才说。
 
【中国酒业新闻网】本文网址:http://www.cnwinenews.com/html/201407/11/20140711095428162301.htm
地址:四川省宜宾市滨江路昌宏大厦二单元801室
电话:13909099020
Q Q : 1024204825 微信:13909099020

       www.cnnzjy.com
网址:cnnzjy.com 电话:13909099020 QQ:1024204825
网站制作:中正科技 Copyright 2009 地址:四川省宜宾市滨江路昌宏大厦二单元801室 邮编:644000 备0911003718号